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!
  • 本栏最新文章
摄影专辑AD
  • 本栏推荐文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金多宝宾馆 >

金农:扬州八怪之首散尽千金家财只为旅游的“怪人”

时间:2019-08-11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清朝康熙中期至乾隆末年有一群“怪”书画家活跃在扬州地区,世人称之为扬州八怪。担得起这个怪字,自然是因为个性不一,画风清奇,每一怪的人生故事都能写成一本厚厚的小说。

  金农,就是这群怪人之首,诗、书、画、印、砚无所不精,思想更是前卫,组建了最早的“文工团”一起周游列国,经体楷书、楷隶都是他的杰作,甚至自创了风靡至今的漆书书体。

  他一生既坎坷又优雅,曾有无数慕名者登门造访只为一纸书画,却也曾因贫困潦倒,街头卖画。

  1686年,金农出生于浙江杭州的一个小康之家,据他自己描述,家里有好几亩田和好几栋房屋,日子过得也挺滋润,从小金农就博览群书,并展露了在书画上的非凡天资,当时许多名大家都对此子赞叹有加。

  清朝奇人“西河先生”毛奇龄在看了金农的诗词后便决定将他收为徒弟,著名书法家、收藏家何焯亦将他收入门下,令其研读名诗名作数年,金农的眼界之宽广也受益于此,早年的经历为他往后的创作起了很大的铺垫作用。

  作为扬州八怪的老大哥,金农交友极其广泛,遍布名门望族、乡绅富豪、市井平民之中,文化圈中的朋友更不用说,全都是声明响极一时的名人,例如亦师亦友的诗坛巨匠毛奇龄,“西冷八家”之首丁敬、文学大腕袁枚以及扬州八怪中的郑板桥、汪士慎等等。

  甚至连别人的书画中都记载着金农的仗义之气,据说有一次金农客居扬州,某位富商宴请金农吃饭,在饭桌上古人们最爱行酒令,当轮到富商行令时他一时心急胡乱作了句词,众人嘲笑之际要他罚酒之际,金农从容的出来解围了。

  他说这首诗确实听过,是元代诗人所作,并大声朗诵了出来,众人一听确实引用得贴切,纷纷赞叹富商和金农知识广博,连元代的诗词都记得。但这首诗却只是金农为富商解围随口胡编乱造的而已,富商感激不尽,寻他日又宴请了金农,并赠与白银千两。

  扬州八怪中另一个代表人物郑板桥也是金农的好友,两个人经常在一起把酒言欢,吟诗作对,郑板桥曾说过“杭州只有金农好”,可见两人的友情之深。

  众人喜爱与他相处不止是因为他的仗义,更多是崇拜他的才华,年少时金农就以诗词出名,但他的书法却掩盖了诗词的出众,他的师傅何焯曾赞赏道:“吾门俊乂众多,多擅麟角之奇,惟斯人五七字诗,俨然孟襄阳,顾华阳流派。”

  孟襄阳就是唐代大诗人孟浩然,他师父觉得金农的诗已经能与孟浩然相比,这对年少的金农来讲已经是极高评价。

  他一生虽然写了大量的书法作品,但流传于世的却不多,他的书法造诣是扬州八怪中最有成就的一位,每种书体写得各具特色。

  行草书、经体楷书更是他的拿手好戏,他将行、楷、隶、篆等书体糅合一身,写出别具一格的感觉,既苍劲又灵秀,只能以一个怪字形容。

  但他似乎觉得当时的书坛太过沉闷呆滞,泥古不化,www.43911.com,于是大笔一挥把点画破圆为方,冲破帖学樊篱,自辟新路,创出了横粗直细,就像用漆帚刷成一般的漆书。

  如今的传世书迹有《盛仲交贊》、《花果册》等等,花果册在2009年曾以3976万元创下西冷最高拍卖记录。

  金农家有祖业,中年生活过得也算潇洒,偶尔吟吟诗,兴起时便提笔写个字。30多岁的某一天他忽然想,世界那么大,何不趁年轻饱览华夏风光呢?于是他收拾行李便开始了长达15年之久的中国游。

  金农的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,游览河山为他的书画诗词带来了无限的艺术灵感,但旅游总要花钱,任他家大业大,也经不起15年的旅游花费,于是他又精心组建了史无前例的文化旅行团。

  团内成员个个身怀绝技,有擅长雕篆砚石的甬东朱龙,擅长界乌丝栏的新安张喜子,擅长抄写的会稽郑小邑,擅长画墨竹的兰陵陈彭和擅长弹奏乐器的吴门庄闺郎。

  这一行人每到一个地方就吹的吹,画的画,给父老乡亲来上一场表演,切磋技艺之余更重要的目的是筹集旅资,也因为这样,“文工团的鼻祖”金农的名号传遍大江南北,风头一时无两。

  到了后期,他甚至宁愿变卖家产祖地都要再出去旅游,可谓是名副其实的“驴友”。

  在游玩了大半个中国后,50岁的金农又萌生了新念头,他想要考取一份功名,光宗耀祖。但家中资产已因自己常年旅游而拮据不堪,于是他只能变卖家产,上京赶考。

  这位誉满各地的书画家赴京的时候曾引起不小的轰动,然而出来的结果却不尽人意,金农在应试中失败了。

  落考的他心情极度郁闷,满腹经纶却难遇伯乐,皇城之下,落魄的金农作了一首诗表达了满腹委屈:八月飞雪游帝京,栖栖苦面谁相倾。献书懒上公与卿,中朝已渐忘姓名。十月坚冰返堠程,得行便行无阻行。小车一辆喧四更,北风耻作鹖旦鸣。人不送迎山送迎,绵之亘之殊多情。”

  或许是因为科考落榜的影响也或许是因为画画能赚钱,他开始转型绘画,50岁对常人来说或许已没有学习新东西的能力了,但金农偏偏才开始学画,甚至还画得有声有色,在画坛上占了一席之地。

  金农年少时师承名门,226699综合玄机解析,古迹名画看得多,眼界自然宽广,同时他将多年积累的书法经验全部倾泻入绘画之中,形成别具一格的画风,绘画取材广泛,花卉、人像、山水等均有涉猎,清代秦祖永在《桐阴论画》中评论他的画:“涉笔即古,脱尽画家习气。”

  他偏喜爱画梅,将梅花的形式美和诗情美推向了极致,笔下的梅花刚中有柔,繁枝穿插有序,画面典雅清丽,笔墨俊逸自然却又不失傲骨。

  金农在画中述说自己悲凉的矛盾之心,既要追求文人的清高,又要像商人一样卖画维持生活,怀才不遇的金农就像坚韧清苦的梅花一般,昂立在世间。

  晚年的金农全心投入作画当中,并以卖画为生,有时候“岁入千金”,朝夕之间却又花光,不幸的是他还患上眼疾和软脚病,这对他的工作造成了不小的影响,于是他决定开“画苑”。

  他收罗聘为入室弟子,徒弟作画,师傅作诗题署,以此卖画,师借门生卖画钱,门生画亦赖师传,此举亦影响了扬州的艺术交易氛围,许多不相熟的慕名求画者,买到的金农画作或许只是出于徒弟之手,金农题词罢了。

  74岁,桀骜不羁的金农在《自度曲》中说道:“置身天际之外,目不识三皇五帝。”

  虽然说金农晚年过得不堪,甚至引发了“金农无画论”之争,但这位集诗人、发明家、篆刻家、书法家、画家于一身并展露光芒的人,还是推动了清朝的艺术发展的齿轮。

  每个时代都有一群怪人格格不入,他们抒发个性、冲击时弊,在僵直停滞的社会上绽放着不一样的光芒,金农就是清朝时那群怪人的老大,带领当时的文坛冲破传统的枷锁。

上一篇:不利于孩子的成长。红姐开奖结果现场直播
下一篇:没有了
香港挂牌| 生肖号码统计器| 特彩坛 天空六合与你同行| 香港创富图库综合资料| 小鱼儿心水论免费开奖| 一点红心水高手论坛11| 香港马会免费一肖中特| 今期管l家婆彩图马报| 江南心水论坛统计器| 香港马会十单双|